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与反派共此生

第70章 悬崖谷(9)

我与反派共此生 呢呜呀 4569 2021-04-02 15:06

  “说!桑娃呢?”青剑幽幽,割出血肉,许梦把剑架在族长的脖子上威胁,“若敢欺瞒,杀了你!”说罢,青剑就往里推了推,血液滴滴答答的渗出,透湿了男人的衣领。

  肚肉颤颤,族长故作镇定,“小姑娘,只身闯谷,你就不怕没命出去?”

  “没命?”许梦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长剑半挥,周遭房屋瞬间轰然倒地,剑光回旋,还断了族长的一只手,“你若不说,我便杀了你,翻了这悬崖谷!”

  只是这般,有点费心头血,否则她也不愿同他周旋。

  断掌剧痛,非常人可以忍受,可那浑身沾血的族长,竟没有大喊大叫,只是铁目仇视,额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剑锋锐利,果真是把好剑。”族长咬牙切齿,松软了态度,“我带你去见他。”

  肥躯挪动,男人捂着受伤的手臂,踱步走在前面。许梦跟在身后,一双美目紧紧盯着男人,提防他做些小动作。

  不过片刻,两人就来到了金色镀门面前,风吹盆栽,树叶缓缓抖动。

  “他就在里面。”族长停下脚步,目光如炬,是很明显的恶意。

  有诈。剑尖直指,许梦板着张脸,冷漠道:“开门。”声音顿顿,她又补充了句,“你去,开门。”

  微不可闻的,族长冷哼了一声,转身按下金色镀门上的铜狮凸起,坚硬门板随之而开。

  许梦警惕着门后情况。

  霎时,门边盆栽化作一道绿色身影,枝条嫩嫩,铺天盖地,眨眼间就把人困了个严严实实,简直避无可避。

  四肢均被藤蔓捆紧,绿叶抚过肌肤,露出许梦的身体,最后到达少女的手脚,在上面缠了一圈又一圈。

  她现在大概就是只落入蛛网的虫子,许梦面无表情的想。

  “干得好,容连!”族长大笑,身体不觉挡住门后情形,让人瞧也瞧不清,他眼神毒辣,道:“把她送去喂神树,报我断掌之仇!”

  口舌清晰,是命令式的话语。

  许梦感觉自己四肢处的藤条在蠕动,“好。”一声机械无波的回应响起在身侧,是亲密难忍的距离。

  鸡皮疙瘩就要冒出,许梦正觉恶心,就有冷意袭来,冲散所有情绪。再一细看,竟有女子自墙外翻来,落地成冰,活生生的帮她冻住身上的藤枝枷锁。

  额间莲花灼灼,莫齐儿尽情释放着寒意,“悬崖谷族长?”冰针骤起,她面色铁青,眼里有不可思议,也有愤怒,“你可是对容连施了傀儡术!”

  否则,他又怎会瞬间抛下她来到此处!速度之快,唯有傀儡会在主人召唤时,即传即到!

  肥胖身躯退后几步,跑到门侧,只见族长口中碎碎念念,几十余人刹时出现在他身边,将他护在圈内。

  许梦瞪大了眼睛。

  不是因为几十余人的突然出现,而是因为廊内桑娃的身影。

  手背黑纹丝丝,混杂着血珠滴滴答答,身后血痕满地,再一细看,他像是画了什么符阵,男主刚好昏迷在阵外,而他正准备去推那廊内的金像。

  血阵中央,卫容满脖子血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不妙,桑娃情况不妙。虚寒从脚底浮起,许梦觉得惊慌,强行使用灵力,“放开!”

  心头血催动,剑意扩大,藤蔓察觉到危险,迅速撤离,可仍是被她伤到,不由得化出人形,呕出半口血来。

  少女才不管他,闷着头就往里冲。

  足尖踏步,两息之间来到桑娃身边,抱住他要推倒金像的右手,“桑娃!你要什么?”

  红光闪现,他眼里浮浮沉沉,“师姐。”痛意在脑海中撕裂,夜子桑笑得很天真,“自然是要把这里给毁了。”

  掌下微微用力,金像在摇摇欲坠,“这里面有好多鬼魂可以炼化。”

  “可让悬崖谷彻底沦为地狱。”

  许梦一听,又急又怒,如八爪鱼般攀上他的身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答应过我不再练那本什么破古书的!”

  “你居然敢骗老娘?!”尾调上升,少女气得瞪眼,直想往他脸上喷唾沫星子。

  阴暗心思不知何时开了个口子,眼角处的红光越来越亮,“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语气无辜,夜子桑搂紧怀里的人,“太脏了。”

  “我要毁掉这里。”毁掉毁掉,这样他就不用再做幻梦了,师姐也不会对那个叫“白瑞”的男子笑。

  心魔滋生,不安在扩大,他的视线开始没有焦点,是他在说话,又不是他在说话,“何况炼魂没有什么不好的。”

  “它可以让人变得更加的强大,还可以锁住一个人。”锁住了人,他就不会成为谁的替身。

  心思一起,连夜子桑他自己都愣住了。他会成为谁的替身,白瑞吗?

  为何他会有这样的想法?

  “锁人?”水眸撞上他的黑眸,许梦面色有丝丝惨白,“你想锁住谁?”

  是啊,他想锁住谁?面容扭曲,意识开始堕入深渊,最后那一刻,他得到了答案。

  殷红唇瓣开放,夜子桑的神色在恢复清明,“阿姐,炼魂阵,可以锁住你。”

  “轰——”金像倾倒,阴气铺天盖地,许梦扭过头来,感受到了鬼魂的逸散,耳边好像还有众鬼的尖鸣声。

  种种凌乱,最后都无一例外的,被收敛进了笼子里。

  炼魂阵启动了。

  许梦的脑壳在嗡嗡的疼。

  这个混蛋,居然趁她不备,用脚踹倒金像!一出来就搞事情!

  手心佩剑颤颤,蓄起全部力量,许梦挣脱怀抱,预备启动心头血破阵。

  桑娃不可以炼魂,最起码,他现在不能炼这么多的魂。修习古书的后遗症尚在,若是让他炼化成功,沦为邪修恐怕是分分钟的事情。

  邪术修炼者性子冷漠,终其一生,都是在炼魂、炼魄,因为他们需要借此来延续自己的性命。

  她不想看见冷漠机械的桑娃,更不想他成为邪修,被人唾弃。

  内息调动,带去心囗暖意,少女将手中青剑甩出,剑尖遇见屏障,把游走的光锋挡在阵外,敛去大部分攻击。

  倒是阵法的边缘,青砖翻飞,掀起躯躯白骨,混着石块泥土,散散落落的铺在墙边。

  阵法开启时,会自动塑起结界,保障法术的顺利进行。

  “阿桑!你快停下!”剑意愈烈,少女一边努力破坏结界,一边焦虑规劝,“这阵法伤人伤己,一旦炼成,你就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你要变成众人厌弃的邪修吗?”

  闻言,少年只是笑笑,挽手看戏,“阿姐,别白费力气了,你砍不动的。”

  上个世界,他已将阵法画过千遍万遍,熟练到了骨子里,哪怕他是在桑娃的状态下画出此阵,法力不深者根本无法破阵。

  目光闪过稀碎的白骨,夜子桑有些心惊,阿姐的剑感好像强了许多……

  余力反噬,震得许梦手臂发麻,她见他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怒到口不择言,“你到底要不要和我成亲了!”

  少女的脑回路一向清奇,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点。

  她现下是修仙门派分主之女,按照套路,是站在邪修的对立面的。

  万一他真的成为邪修……许梦不愿再继续想下去,好好成亲它不香吗?!非要搞成你死我活的宿敌关系,图什么?!

  “阿姐。”话有歧义,落在旁人耳中就是另一番意思,夜子桑寒了脸,“这一辈子我是要一定和你在一起的。”

  我只有这一辈子的机会了。

  黑眸凑近,他说得执拗,“炼魂阵可以帮我提升法力,我不可能停手。”

  所以阿姐,你不要拦我好不好。

  我会变得很强、很强,把你好好的圈在羽翼之下。

  “你!”

  “阿姐……你不要拦我了……”红光变得软和,是最温柔的颜色,少年在蛊惑她,“这里的一切都脏死了,破坏掉又有什么关系呢?”

  “阿姐……”他快速扁了扁唇,委屈,“破坏掉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阿姐相信阿桑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