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都市推演者

第四百六十八章:压服

都市推演者 龙芝 8420 2021-05-14 04:13

  办公室之外,唐雨柔挂断了电话。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一个中年人来到了训练场。

  他双掌缠着纱布,手指骨节竟是比爆破还要更粗几分,一双手掌宛如被铁砂浸泡一般,微微泛青,其上老茧密布,一看就知道是多年练掌的高手。

  他刚刚到来,南龙刃的成员便是激动出声。

  “王教官!”

  中年人正是正是他们南龙刃的前任总教官,王祥龙。

  王祥龙执掌南龙刃已经有半年时间,在他刚来的时候,便击败了上前挑战的爆破,令得众人信服。

  而在前不久的南北大比之中,南龙刃惨败北龙刃之手,梁龙庭等人这才找到叶辰,从而将他从总教官的职位调配到了副教官!

  尽管王祥龙此刻不再是南龙刃的最高统帅,但这些南龙刃成员,都还是只认他为教官,毕竟王祥龙的实力摆在那里。

  王祥龙到来,众人都显得情绪激愤,爆破更是忍不住直言道:“王教官,我们打算一致向上头请愿,让你回来继续当我们的总教官!”

  “这个新来的总教官,就是个滥竽充数的家伙,连我的挑战都不敢接,在他手底下训练,我们跟北龙刃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我不想下一次面对北龙刃还是抬不起头来啊!”

  爆破这一出声,立刻便有其余人附和,皆是表达对叶辰的不满和对王祥龙的认可。

  看着一个个对他无比尊重的南龙刃成员,王祥龙心有所感,只是点了点头。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但我现在身居副职,一时半会是无法再官复原职了!”

  他目光一扫,带着几分凛冽。

  “但这个新来的总教官,一上任就对你们随意呼喝,无任何理由的体罚,简直就是胡来!”

  “走,我带你们过去找他,帮你们讨个公道!”

  在南龙刃之中,副教官地位自然是无法与总教官相比,但他王祥龙还是一位武修者,自有自己的骄傲,他可丝毫不惧什么上下级的关系。

  “好!”

  众人闻言,都是欢呼雀跃,所有人皆是跟在王祥龙身后,浩浩汤汤向着叶辰的办公室进发。

  叶辰之前已经见过所有成员,一眼便看出了他们每个人的体质差别,现在正在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改变他从“噬天九转”当中剥离出来的练气法门。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却是突然被人推开。

  “原来你就是新来的总教官!”

  一个中年人站在叶辰身前,双目微眯扫视着叶辰,带着些许轻蔑,正是王祥龙。

  “这是我的办公室,无关人等,麻烦离开!”

  叶辰在桌前忙碌,头也未抬道。

  “我叫做王祥龙,南龙刃的前任总教官!”

  王祥龙话音傲然。

  “哦!”

  叶辰话音淡漠。

  “你是前任总教官,我是现任总教官,我让南龙刃的队员们在训练场罚站,你却把他们都带到这里来,你想做什么?”

  王祥龙面无惧色,冷冷道:“叶教官,你是总教官,按照官衔,你是我的上级,我本不该管你的命令!”

  “但你刚刚上任,就无故让队员们罚站训练场半天,不准移动,这是什么原因?”

  “我作为副教官,至少也有资格替队员们问一句吧?”

  叶辰斜眼扫向门口,一个个南龙刃成员都跟王祥龙站在一处,似乎一心同体。

  他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问?”

  “你带这么多人过来,是询问的态度吗?”

  他双手枕头,靠在椅子上,冷然道:“既然你想知道原因,我就告诉你!”

  “南龙刃的成员,无论是你,还是他们,都让我非常失望,我要他们罚站,是为了让他们摆正自己的位置!”

  “南龙刃,说白了也是其中一个兵种,那他们就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

  叶辰话音落下的一刻,早已忍耐许久的爆破终于爆发了。

  他本来对叶辰的身份还有几分忌惮,但现在有王祥龙抗在前面,他再也没有了顾忌。

  “叶教官,恕我直言,军人的天职是服从,这没错,但在我们南龙刃,向来都是强者为尊!”

  “而你,根本没有让我们信服的实力,我们为什么要听你命令行事?”

  铁拳也是在此刻站出:“叶教官,不是我们要针对你,就拿王教官来说,他当初就任总教官,也是接受过我们众人的挑战,所以对于他,我们是一千个一万个尊重!”

  “但是你,连接受我们挑战的勇气都没有,如何让我们信服?”

  手术刀迈步而出,沉声道:“叶教官,在我们南龙刃,从来只遵从强者,如果你没有真材实料,我手术刀第一个抗议,直到你自动辞去总教官的职位为止!”

  其余人,都是出声附和,俨然形成了对叶辰声讨的局势。

  唐雨柔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根本没有为叶辰说半句话,在她看来,叶辰除了以总教官的身份压人之外,并未显露过半点他身为总教官的能耐,这样的人若是执掌南龙刃,只会继续拉大和北龙刃的差距。

  众人声音激愤,王祥龙一挥手,所有人登时止住声音。

  他看向叶辰,眼神中闪过一抹得意。

  “叶教官,虽然队员们说得有些偏激,但这就是南龙刃历来的规矩,向来强者为尊!”

  “即便你是总教官,若是没有让人信服的实力,队员们也必不服你!”

  “依我看,你不如露两手,让大伙都开开眼界,也方便展开我们日后的工作,如何?”

  被一众队员围在办公室内,叶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伸了个懒腰。

  “本来我只是打算给你们拟定训练计划,不想跟你们交手,因为你们连让我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但既然你们硬要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可以!”

  他站起身来,目光扫向王祥龙。

  “其实我很好奇,你怎么会有胆量带着队员们过来找我,你既然是武者,就应该知道我是谁!”

  王祥龙先是一怔,而后讪笑出声。

  “叶教官,我王祥龙出身铁手门,跟川蜀唐门的大当家唐新海是亲家,这武道界之中的顶尖天才,我也素有耳闻!”

  “像是叶星、花弄影这两位京城双子星,还有玉月湖的李清瑜。我的外甥女唐雨薇、崂山谭月影、三绝门的纪若嫣等人,华夏九大顶尖天才之中,所有名字我都知晓,但就是没有叶教官你的名字!”

  “我实在不知道,你究竟是谁,或者你来告诉我,你出身何门何派?”

  他眼中带着几分戏谑,叶辰年纪轻轻,若要真的具备教导南龙刃成员的资本,至少也要达到宗匠级别,而纵观华夏武道界,他从未听说过哪个天才高手叫做叶辰。

  “哼!”

  叶辰闻言,轻笑出声,他并未说话,只是负手前行,走出了办公室。

  诸位队员都有些奇怪,不知道叶辰要做些什么,就在此时,叶辰忽而一掌挥出!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响彻整个训练基地,距离他们此处数十丈之外的坚硬石壁,以数十平米计的距离,直接崩飞上天,宛如被人从侧方割了一道,化为无数碎石。

  而在那岩壁之下,队员们用来练习力量、坚硬无比的千斤铜鼎,也是在瞬间炸裂,粉碎得彻彻底底,只有漫天铁屑洒落。

  一掌之威,竟至如此?

  在场诸人尽皆呆愣当场,眼眸之中充斥着恐惧、震惊、悚然、不信,尽皆有之!

  唐雨柔花容失色,呆在原地久久未曾反应。

  而王祥龙这位宗匠巅峰,一副宛如见了鬼的表情,连双腿都在打颤。

  叶辰缓缓收手,淡漠转身,话音宛如从九天之上而传!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吗?”

  叶辰一掌,打得数十丈外的铜鼎粉碎,半片山体剥落爆开,全场众人皆是呆愣原地,心中无比震动。

  南龙刃的诸多成员,只觉得不可思议,目光不断变换!

  那个铜鼎,是以锻造铜制成,坚硬无比,他们就是用锋利的匕首在其上划过,都难以留下一道痕迹,可见其何等坚实。

  但叶辰一掌,隔空数十米之外,却能够将铜鼎宛如泡沫般打成粉碎,这样的事情,他们想都未曾想过。

  而那道山体,想要将半边山体打得分崩离析,这至少也需要数公斤炸药的破坏力,但叶辰一掌为之,威力至此,已经彻底颠覆了众人对于力量的认知。

  李云飞目光悚然,口中凉气倒抽。

  那天在卢城,叶辰隔空将黄兴海和沈中华两人身躯扭曲,当场身亡,更多的是诡异,他并不知道叶辰的力量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但现在,叶辰一掌分山碎鼎,足够让他认清了自己与叶辰的差距!

  这,还是人能够拥有的力量吗?

  唐雨柔凝立原地,美眸轻颤,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在自己看来只会扯虎皮耍威风的新任总教官,居然蕴藏着如此可怕的力量。

  她出身川蜀唐门,虽然武修天赋不高,但也是一名武者,自然知晓武者的力量达到什么层次。

  在她所见的人之中,她父亲唐海新就算是最强了,修为达到武尊,可于十丈外断裂大树,击断钢铁,但饶是如此,也比不上叶辰这轻飘飘的随手一掌!

  她彻底愣住,到得现在她终于明白,这个新来的总教官,哪是什么滥竽充数的毛头小子?分明就是一个长着俊脸的人形怪物!

  王祥龙目瞪口呆的看着远方,心头震怖。

  他此前还信心满满,带着一众队员想要来找叶辰要个说法,但叶辰却是一掌之下,将他的一切自信彻底打散。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吗?”

  叶辰收手转身,看向了王祥龙,眸子中一片漠然。

  王祥龙目光陡凝,几乎是毫不犹豫,宛如见到了自己的家中长辈一般,对着叶辰一躬到地。

  “铁手门王祥龙,拜见帝王!”

  他单膝跪地,后辈冷汗岑下,心中的恐惧几乎要将他淹没。

  “王祥龙不知道帝王当面,刚才多有得罪,还往帝王开恩恕罪!”

  叶辰刚才那一手,他已经完全了解了叶辰的身份。

  纵观华夏武道界,能够隔空数十丈,一掌将铜鼎震碎,把山体震塌下,又姓叶,还如此年轻的人,除开那个位居华夏强榜第一的叶凌天,还有第二人吗?

  “哼!”

  叶辰嘴角含笑,不屑摆手。

  “刚才你不是还要带人来找我要个说法?这个说法,你还要吗?”

  王祥龙哪敢再有半句废话,当即摇头摆手,满是惶恐之色。

  “帝王恕罪,王祥龙不敢,王祥龙不敢啊!”

  武尊尚且不可辱,更何况是站在所有武尊头顶的不败帝王?

  叶辰扫了他一眼,而后转头看向了一众目瞪口呆的南龙刃成员。

  “你们还有谁想挑战的,可以站出来!”

  “或者你们一起上也可以“无论多少人,能接下我一招,就算我输!”

  看到叶辰目光扫来,所有人,包括脾气火爆的爆破在内,皆是向后退了半步,无人敢发一言。

  开玩笑,叶辰随手一掌,就打得铜鼎炸裂,他们这里的人,难道肉体强度还能够比得上铜鼎坚硬吗?

  “怎么,刚才不是还气势汹汹?现在不敢动手了?”

  叶辰嘴角带起一抹嘲弄。

  黑塔作为队长,终究是咬了咬牙,对着叶辰标志敬礼。

  “叶教官,对不起,是我们错了!”

  随着他一句话落下,其余人,皆是立正敬礼,声音郎朗,几乎是吼出来,目光中充满了敬畏和尊崇。

  “叶教官,我们错了,请您责罚!”

  这一刻,他们心中再没有那个滥竽充数,扯虎皮耍威风的毛头小子,只有一掌分山碎鼎,连他们王教官都要俯首行礼祈求宽恕的叶教官!

  叶辰拥有这般力量,有叶辰来教导他们,那他们日后的成就又会达到什么程度?是否也能够跟叶辰一样,隔空裂山?

  整个南龙刃,都臣服于叶辰手下,他一眼扫去,略过众人,声音冷然。

  “知道错了,就都给我滚回去训练场去继续站军姿,时间延长五个小时,今晚不许吃饭!”

  他一言落下,全场声音昂然。

  “是,叶教官!”

  没有一个人心存怨言,即便是李云飞,也是大声吼出,一队人列成方队小跑回训练场,身姿挺得笔直,即便头顶烈阳高挂,他们也没有半分怨言和退缩。

  叶辰一掌,已经将他们彻底折服!

  众人离开,叶辰转向了王祥龙。

  “这一次,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我放过你!”

  “如果再有下次,你应该清楚挑衅我的后果是什么!”

  王祥龙忙躬身行礼,连连点头应是,一副奴才遇到皇上的模样。

  他抬起头来,叶辰早已迈步回屋,继续在桌边忙碌,再不理会他半点。

  唐雨柔看着极尽卑微的王祥龙,大觉不忿,在她想来,即便叶辰实力强大,但也不必要能够逼得王祥龙单膝下跪,躬身求饶吧?

  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王祥龙却是制止了她,把她拉到远处,直到远离叶辰办公室,这才停下来,

  “舅舅,你这是做什么?”唐雨柔止不住问道。

  “叶教官强是强,你道个歉也就算了,干嘛要被他吓成这样?”

  王祥龙面带苦笑。

  “雨柔,如果是其他人,我敬茶道歉,那也就算了!”

  “但是叶教官可不同啊!”

  “如果今天不是因为看在同为南龙刃教官的份上,我现在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

  唐雨柔一脸不信:“怎么可能?这是南龙刃特战训练基地,他还敢杀人不成?”

  “呵!”王祥龙自嘲摇头。

  “对于他来说,这世上恐怕还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你还记得,你二叔是怎么死的吗?”

  唐雨柔闻言,当即目光一凝,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难道是”

  王祥龙默然颔首,眼中还带着后怕。

  唐雨柔美眸凝固,终于是彻底没了声音,只有满心的震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