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在未来的你请稍等我一分钟

第三十四章 屠杀

  “这个人要做什么?”

  城墙上的柔然兵纳闷的望着远处的李沐,这是来收尸的?柔然兵觉得这个人很好笑,在所有柔然人的认知里北魏人就是随意宰杀的牛羊,况且他一个人能做什么?要不是哈尔扎族长有命不许开城门,搜刮完沃野镇立刻去追吴提大王子的大军,他早就下去给这个北魏人一个痛快了,刚想到这,城墙上的柔然兵揉了揉眼睛

  “咦?人呢?这...怎么突然到城下了?”

  一定是幻觉,应该是有两个人,这个城下的人一定是趁自己没注意摸过来的,一定是这样,毕竟只有一个人,摸到城下也并不难,柔然兵露出轻蔑的冷笑看着城下的李沐,沃野镇的城墙索然不高,但是也有四米多高,这个人两个梯子都没有,来城下干什么?柔然兵拿出一张弓箭,不让出城用箭射杀应该不算违背命令吧?柔然兵搭弓瞄准,下一刻,李沐高高跃起

  “伸!”

  借助天线弹出的力道,李沐猛然往城墙上一插,然后一下子就跳到了城墙上,这对于拥有时间加速的李沐太简单了,他甚至能在跳起的瞬间在城墙上写几个字,柔然兵吃惊的望着已经跳到他眼前的李沐,这个北魏人怎么这个灵活?而且力气也不小?不好!柔然兵下意识的想要拔刀,可是已经晚了,他看不见李沐的动作,只感觉一阵清风吹过他的脖子,柔然兵感觉整个世界在慢慢倾斜,我这时要滑到了嘛?柔然兵忍不住的想,下一刻,他看到了一个无头尸体,那是他自己的。柔然兵的人头掉在地上像是一个篮球一样弹了几下便没了声响。柔然兵无头的尸体从脖颈处像是一个喷泉一样,喷出鲜红的血液,然后才慢慢倒下,城墙上其他柔然兵也看到了这一切,他们怒吼着冲向了李沐,他们认为这个北魏人只有一个,而他们光在城墙上就有数百人,城下还有数千的守军,人数的差距,给了他们无限的勇气。

  一个闪身,李沐像是一条红色的闪电一样从柔然兵组成的人群之中划过,十几颗人头高高飞起,鲜血四溅!屠宰开始了!不断有柔然兵冲向李沐,不断有人头滚落,城门楼上一个柔然的百夫长震惊的看着李沐的屠杀,这是什么?妖魔?亦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太快了,快的李沐不停这个百夫长压根就看不见李沐,柔然百夫长也是身经百战的人,在战场上什么样的武力高绝猛将没见过?他从来就没怕过,因为他知道人力是有限的,即使是草原第一猛士蒙山也有力竭的时候,可是这一面城墙的一百多个柔然守军竟然几个瞬间就死光了!他害怕了!不!是恐惧!还好身为百夫长的他还保留最后一丝理智,他毫不犹豫的吹响了示警的牛角,城下的数千柔然军队闻声而动,他们知道这好觉响起必是有人攻城,而他们要做的就是上城墙击退攻城的北魏军!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只有一个人,一个快的不可思议的人。

  三千柔然兵涌上城墙,然后这并没有能阻挡李沐前进的步伐,前面人头飞舞,甚至有的落在了后面的队伍里,柔然兵下意识的想这攻城的北魏军是恐吓我们嘛?幼稚!在战场上谁没见过死人?后面的柔然兵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前面的柔然兵怕了,后面看不见李沐的身影,可是前面的柔然兵看的很清楚,即使冲过去再多的人,只要那个红发的北魏人一动,自己的战友们便倒下了,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他们怕了,他们恐惧,因为李沐的恐怖他们本能想往后撤,可是后面不明所以的柔然兵想往前冲,城墙的楼梯本就那么大,前面的人根本撤不回来,有的柔然兵甚至宁可从城墙上跳下来也不愿意面对这个红发的妖魔!跳下城墙的柔然兵哭喊着,惊叫着逃离这个地方,他们宁可做逃兵被处死也不愿意面对这个红发妖魔,他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人类能战胜的。

  吹响牛角的百夫长再也沉不住气了,那是三千人!整整三千人!以这个红发妖魔杀人的速度恐怖坚持不了多久,他没有心情去管跳下城墙的逃兵,那些逃兵有的摔断了腿,有的干脆直接摔死了,但这都不重要!他知道,他要赶紧去报告扎尔哈族长!派更多的人来!耗死这个红发妖魔!不!百夫长又看了一眼那个令人恐惧的妖魔,这种怪物根本不是人数能耗死的!他要请求扎尔哈族长带着他们逃,逃离这个沃野镇!什么金银财宝都不重要了,百夫长迈开发抖的双腿,越跑越快

  沃野镇府衙的大厅里,周二狗等人和几个北魏沃野镇当地官员,被绳子牢牢的困住,几个柔然兵正在用鞭子狠狠的抽着,椅子上的扎尔哈甚是不耐烦的说道

  “我在重复一遍,最后一遍,谁要是说出你们皇帝到底逃到那里去了,谁就能活命,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几个沃野镇官员冷笑,甚至其中一个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可是吐出的唾沫都是红色的血水,扎尔哈毫不犹豫的拔出佩刀,一刀就将这个朝他吐唾沫的官员结果了,转头对周二狗等人说道

  “你们几个是从前线大营下来的吧?我还是那句话,说出你们皇帝的下落,饶你们不死,我扎尔哈绝对说话算话”

  扎尔哈拿着沾满鲜血的佩刀放在宗爱的脖子上

  “你是读书人,应该比他们聪明,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宗爱冷哼一声,毫不示弱的瞪着扎尔哈,扎尔哈恼怒

  “那本族长就成全你”

  扎尔哈刚要动手,一个百夫长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扎尔哈族长!不好了!有人来攻城了!”

  “废物!如此你便惊慌失措了?刚才你吹的号角吧?我不是派库克提支援城墙了嘛?”

  “不...不是”

  “不是?不是什么?库克提难道还没到城墙那边?”

  “不,我虽然没遇到库克提将军,但是库克提将军挡不住他!”

  扎尔哈眉头一皱,难道北魏大军来犯了?

  “挡不住谁?北魏来了多少人?”

  “只有一个,但是...”

  不待这个百夫长把话说完,扎尔哈就怒了

  “就只有一个,你就临阵脱逃了?”

  “不是!族长你听我解释!”

  噗一声,扎尔哈一刀结果了这个临阵脱逃的百夫长,扎尔哈平生最恨逃兵,而且这个逃兵还是他直属的百夫长,扎尔哈很生气。一个柔然将领疑惑的说道

  “扎尔哈族长,这个百夫长我认识应该不是那种怕生怕死之辈”

  “那你认为一个北魏人就能打败了守城三千多军卒了?还是说临阵脱逃不是死有余辜?”

  “末将不敢,末将以为可能是北魏必是大军来犯,可能有一骁勇善战的北魏将领,所以...”

  “所以他就被吓破了胆?如此胆小那更是死有余辜!”

  “扎尔哈族长教训的是,可是吴提大王子有命,若是遇到北魏大军,就让我部撤退,末将以为不可力敌”

  “你在教我领兵?”

  扎尔哈走到这个将领的面前,面色阴沉的说道。这个将领赶忙跪倒在地,连声说道

  “末将不敢,一切全凭族长吩咐,末将纵是身死也不敢有丝毫怨言”

  扎尔哈不甘心,差一点就能抓住拓跋焘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不能在留在沃野镇了,当下吩咐道

  “留下几个人看着他们,剩下的人随我去城墙,若是敌军众多就命大军撤退”

  扎尔哈带着众将走出府衙,骑上马朝城墙方向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停下了,扎尔哈此时的心情极差,不等手下禀报前面遇到了什么情况,就直接骑着马走上前去,扎尔哈刚走道军队前面就被震惊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一条街,整整一条街全是尸体!无头的尸体!而且只有柔然兵的尸体!身经百战的扎尔哈还发现这些柔然兵的尸体都是面朝他们这个方向的,应该是在朝他们这个方向跑,不,不对,应该是逃!足以用丢盔弃甲来形容他们,他们在逃离什么?北魏到底来了多少军队攻城?而且这才多一会就失守了?正当扎哈尔疑惑之际,他听到了一阵踉跄缓慢的脚步声,一个人,步履阑珊的从街角走了出来,不,应该说是一具尸体!一句没有头的尸体!这个人是扎尔哈听到号角声派去支援的库克提!无头的尸体没走几步就倒在了街中间,鲜血直流,这个画面看的众人心中一寒。

  哗,哗,哗,像是一件金属物品在地上拖动的声音,一个身影缓缓的从库克提走来来的街角慢慢出现,那人一头的红发,面无表情,胸前被一圈布缠裹着,裤子和胸前的布都是红色的,还不断的滴落着红色的液体,哈尔扎震惊的猜到,那是鲜血?这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将衣服和头发染成这样?扎尔哈终于知道开始哗哗的声响是怎么回事了,那个红色的身影一只手托着一把极长的长刀,一只手提着一颗人头!那是库克提的人头!那声响是长刀拖地的声音!红色的身影走到库克提无头尸体的身边,把人头往尸体上一扔,慢慢回头看向扎尔哈等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狰狞可怖!

  扎尔哈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他十二岁就杀过人,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可是今天李沐的形象在配合上这一街无头尸体的背景着实把他吓到了,就连哈尔扎胯下的战马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不安的嘶鸣着,扎尔哈控制着战马,终于,扎尔哈再也经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大声喊道

  “冲!给我杀了他!”

  没有人动,所有人都被这场面震慑了,紧着着哈尔扎连喊了几次,柔然兵才冲向李沐,这也就是扎哈尔跟在身边的直属部队了,要不然估计都要杀几个柔然兵威慑一下,他们才敢冲,柔然兵没冲到一般距离呢,李沐就动了,扎尔哈只能看到一个红色的残影,不,连残影都算不上,只见红光一闪,最前面的几个柔然兵人头就没了,扎尔哈虽然早有准备,可还是没想到,这红色身影比他想象的凶残太多,多年的征战经验令他有一个直觉,逃!尽管他这队柔然兵还有三千人,但是他只能逃,毫不犹豫,扎尔哈调转马头转身就跑,身边的一众将领早就有了逃跑之心,见扎尔哈跑了更是毫不犹豫的跟上,扎尔哈一边跑一边命令柔然兵往前冲,后面的柔然兵看不到前面的情况,悍不畏死的往前冲,前面的柔然兵人头不停滚落,他知道这些柔然兵就算全战死了也挡不住那个红色的身影,但是,能为他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扎尔哈终于理解那个百夫长了,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人,是一个妖魔!是一个无敌的怪物!扎尔哈现在只想跑,什么北魏皇帝,他都不想了,哪怕是死他也不想面对这个怪物。扎尔哈一直逃着直到跑出了沃野镇,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安全,他要一路逃到草原去,逃到可汗王庭,扎尔哈想也许那里才能安全,也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