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699章 试探!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6882 2021-04-22 00:49

  十息后。

  南蛮巫神已经走了。

  唯留下李云逸面色错愕的站在原地。

  是的。

  他很错愕。

  只因为南蛮巫神最后离开之时的那句话。

  说南蛮巫神没有朋友,只是李云逸为了缓和气氛而已,却没想到,南蛮巫神的反应超乎寻常的大。

  “为师在这世界纵横多年,岂能没有一两个朋友?”

  “小子,休要再说这种玩笑话,尤其是对……算了,反正你们也不会遇上。你好自为之吧!”

  南蛮巫神转身消失,连背影都没有留下,让李云逸一脸茫然。

  南蛮巫神,生气了?

  不对啊。

  他明显不是那种人,并且自己这个玩笑怎么听起来都没有那么过分,可是南蛮巫神的反应……

  “难道说,为我炼制这软甲之人对师尊来说很是特殊,所以才连半点玩笑都不能开?”

  是谁,能在南蛮巫神的心里占据如此特殊的地位?

  轰!

  李云逸眼瞳亮起,心头燃烧熊熊八卦之火,对这人的身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当然,他并没有那么无趣,心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也不只是为了南蛮巫神的私事,而是……

  他的身份!

  能被南蛮巫神委以如此重任,并且被他如此精心的维护,两人私交定然不俗,关于南蛮巫神知道的消息肯定比自己要多!

  这就是它的价值。

  是的。

  虽然南蛮巫神早就表现出了对自己义无反顾且毫无保留的支持,但对于一个站在这一世界武道巅峰的超级大能为何会选中自己,倾力栽培,李云逸至今没有找到答案,这也让他心里没底,也是他之前反复用言语探问南蛮巫神的原因。

  因为古海。

  因为生命一脉?

  这是南蛮巫神的理由,李云逸并不认为他在说谎。可是,仅仅是这样么?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天下之大,唯利可图!

  如果说南蛮巫神选中自己没有半点私心,李云逸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所以,虽然没有明确表现,自从南蛮巫神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他早就开始捕捉这些关于对方神秘身份的蛛丝马迹,试图找出其中原因。

  今天,他又发现了一丝可能。

  只可惜……

  “洞天……”

  李云逸轻轻一叹。

  今日所得不能说完全没用,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确实和没有差不多。

  因为,能打完那等软甲的,必然是洞天无疑。而这一层次的强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

  太遥远了!

  若不是第二血月欲要在东神州练兵,而南蛮巫神又收自己为徒,恐怕他想亲眼见证洞天境至强者不知道还要多少年的时间。

  哪怕现在,他也完全没有接触到其他洞天境至强者的资格。

  南蛮巫神之徒?

  若在中神州,这或许会是一个足以引起各大势力注意的名号,但恐怕也不会得到洞天的注意,更何况东神州本就没有洞天?

  正在李云逸压下心头思潮,突然。

  呼!

  清风徐来,随着南蛮巫神的离开,整个如同冰封一般的宣政殿终于瓦解,风无尘刚刚从众人中站起,面色慌张,其他人也是如此,只是没有风无尘动作那么快罢了。

  “洞天手段,空间奥妙……”

  看到众人脸上没有任何“异常”的神色,李云逸这才如后知后觉一般,心头一震,再次领会到南蛮巫神手段的强大。

  困锁虚空,让莫虚等人动弹不得,这恐怕是个洞天至强者都能做到,毕竟,就连他们武道修为最强的莫虚也只是初入圣境二重天而已。

  但。

  能让他们在潜意识忽视那段时间的流逝……这就已经不是简单的空间层面,而是关乎神魂了!

  哪怕这一世李云逸所学驳杂,对各种武道都有涉猎,论经验和阅历甚至可以和莫虚媲美了,面对这样的手段,李云逸却连半点窥伺的欲望都没有。

  太强了!

  差距太大!

  这是真正武道境界上的差距,无法用其他手段弥补。

  只能说。

  洞天之下皆蝼蚁,这句话是真的所言非虚。

  李云逸心中感慨浮动,这时。

  “王爷!”

  风无尘刚才如同冰封的声音在宣政殿绽放,脸色焦急而紧迫,似乎还处在第二血月新一发至强令带来的惊讶之中。

  可就在这时,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突然,李云逸眉头一挑,轻轻一摆手。

  “稍安勿躁。”

  “待会再说。”

  嗯?

  待会?

  第二血月的至强令都传来了,意味着李云逸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甚至,第二血月的反应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烈,竟然直接发布了至强令,擒拿谭扬,对整个巫族宣战了!

  这个节骨眼上,李云逸竟然还如此淡定?

  他们无法理解李云逸的反应,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就在刚才,南蛮巫神已经来过,并且给与了李云逸应对当前的最大底气和承诺。

  不过很快,他们似乎明白了,李云逸为何要让他们等等。

  因为……

  轰!

  一股浩然波动从宣政殿外渗透而来,似乎就连风林火山大阵也无法将其隔绝,伴随而至的,还有一道低沉如雷的吼声,只从这声音里,众人就能听出它主人压抑的激荡情绪。

  “王爷!”

  “这是怎么回事?”

  “谭扬长老,怎么会被第二……那位觉察?!”

  呼!

  狂风涌动,在众人凝重的注视下,一道金色的身影如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他们中央,站定李云逸身上,躁动锐利的气息破空而出,虽然来者似乎已经极力压制了,风无尘等人还是不由感受到武道本能的悸动。

  嗤!

  江小蝉福公公风无尘等人甚至下意识就把手落在了腰间兵刃上,只要一个不对,就要立刻出手。

  轰!

  当即,整个宣政殿内大道气息蒸腾,天地之力澎湃汹涌,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势头。哪怕,面对来者,风无尘邹辉等人完全没有对抗对方的把握。

  因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太圣!

  圣境不同层次之间,除一重天和二重天,差距深如巨渊。

  金圣一个圣境三重天,足以在顷刻间灭杀他们所有人!

  除非,李云逸能再次祭出那头所谓的镇国神兽!

  可显然,李云逸并没有打算这么做,感受着身前澎湃锐利的威压,看着太圣脸上的愤怒和震惊,李云逸眼瞳一缩,冷声传响。

  “太圣护法是在怀疑本王对贵族长老痛下阴手,将其算计?”

  算计?

  本来就是啊!

  风无尘邹辉等人闻言惊讶,既惊讶于李云逸面对太圣的坦然,更震撼他对太圣的态度。

  倒打一耙?

  面对太圣的发难,李云逸竟如此霸道?

  难道他就不怕太圣真的失控冲动,突然出手么?

  可接下来的一幕,立刻驱散了众人心里的担忧。

  “质疑?!”

  面对李云逸毫不客气的询问,太圣眼瞳猛地一缩,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狐疑,但很快就立刻主动收敛狂放的气息,拱手道。

  “王爷海涵,老夫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这也太突然了,请恕老夫无法镇定,有些失态。”

  嗯?

  他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

  大殿上,风无尘邹辉等人错愕地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有些茫然,不知道太圣的态度为何变化如此迅猛,刚才还是一副讨要真相的霸道态度,突然就道歉了。

  直到。

  “宽恕?”

  “太圣护法实在是太高看我李云逸了。护法乃圣境三重天,更是巫族特使,本王岂敢为难?”

  李云逸神色冰冷望着太圣,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模样,冷冰冰道。

  “谭扬长老为何会被第二血月察觉活捉,本王又非洞天,焉能知晓?”

  “但,即便护法是前辈,更身负巫族之命,像今日这样的试探……本王可以忽视一次,但绝对不会任由第二次!”

  此言一出,高台下,太圣眼瞳立刻一震。不止是他,风无尘等人也是如此,终于明白,太圣为何会在一会儿功夫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面。

  是试探!

  他正是要用这样“莽撞”的方式,试探李云逸的反应,从而试图发现些许蛛丝马迹!

  所谓大智若愚,也不过如此了。

  毕竟,谁能想到,太圣如此雄壮的身躯下,竟能隐藏这等细腻的心思?

  但。

  李云逸想到了!

  不仅想到了,还直接戳破了后者的心思,更没有在刚才的惊人一幕中留下任何把柄和蛛丝马迹。

  这又是何等的镇定和洞察?

  精彩!

  风无尘邹辉等人眼瞳睁大,迸发出阵阵精芒,璀璨而绚丽,为这一瞬间太圣李云逸智商层次的交手而震撼。

  而他们如此亢奋,不再担忧,自然是因为,在这场交锋中,李云逸以毫无悬念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但。

  这会意味着太圣就此会放下心里的怀疑么?

  不。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

  李云逸的反应固然令他惊讶,但还没到彻底化去怀疑的程度。

  “那是怎么回事?”

  “谭扬长老可是得到了王爷的建议才去的东齐,这……”

  太圣抬起头,眼底似乎已经没有了怀疑,只剩下对谭扬被第二血月生擒的恐慌和错乱,似乎这件事突然发生,给他造成了剧烈的打击!

  当然,太圣并非全都是在演戏。对谭扬被擒的震惊,第二血月对巫族宣战的至强令的惶恐,这些都是真实的。

  但在言语之中,他却把这原因归结在了李云逸身上。

  这是他的小心思,也是一番新的试探,自认为自己已经做的很是隐秘,毕竟,李云逸刚刚告诫过他,恐怕也是李云逸警惕心最为薄弱的时候,他“出手”的时机刚刚好!

  可是就在此时,当他全神贯注捕捉李云逸接下来的反应之时,却没有看到,身后风无尘等人听到他的这句话,脸上已经浮起阵阵冷笑,就差笑出声了。

  又来?

  之前你依仗圣境三重天的气势降临,都没能撼动我王的半点心神,更直接回怼,戳破了你的心思,转眼你又来一次?

  这等言语上的陷阱,别说李云逸了,就连我们都能轻易分辨出来,还想阴人?

  想多了吧!

  立刻,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李云逸,充满期待,虽非战意,但目光也灼热的惊人,似乎正在心里欢呼,为李云逸加油助威。

  王爷,别客气!

  照死里怼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