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诸天从北帝开始

第三百七十二章 飞刀一脉,天碑虚影

  一队阴兵双目幽森无比,齐齐举起了手中的古老铁戈,望向了那如大星轰坠般闯入的身影

  噌!

  战戈铿锵而起,横扫八方风云

  一队阴兵怒吼,齐齐劈下了战戈,一道道璀璨光华聚集而来,化作凌厉的锋芒立劈而下

  “活着都改变不了什么,死后还想作祟。”

  王腾冷哼,穴窍内有辉光在迸射,他掌指横探而出,一颗颗星辰在其中闪耀

  他像是化作了北斗之主,登临紫微,裹挟无匹大力横击

  恐怖的波动迸发,连带着天穹都被撕开了一道豁口,那里的阴兵直接湮灭了,什么也不剩下

  周遭轰击不止的龙族都停顿了一瞬,望向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强大生灵

  似乎仅仅凭借着肉身的一丝气力便打出了如此可怖的破坏力,着实有些惊人

  岛屿深处,一道苍老而庞大的身影亦是骤然睁开了眸子

  “祖神?”

  伴随着他的话语,整片天地都在隆隆作响,无边骇浪狂涌倒卷

  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大漩涡,像是无数生灵在怒吼

  “太恐怖了,这是什么样的强者,在龙岛内都能动用如此恐怖的力量?”

  “难道是上一次龙岛开启时存在的生灵吗,未免太过吓人!”

  不少修者都在低语,他们不敢深入死城,只在城门内不远处静静站立,如果不是龙族在外面轰杀,他们是不可能躲到这里来的。

  而今,见到一尊如此强大的人形生灵,自然令他们颤栗

  他通体缭绕着一层朦胧星辉,不可直视,尊贵无上。

  远处,岛上剩余的修士皆被驱赶了近来,龙族并没有为难他们,似乎成心要给他们一条生路,想将众人迫入古城探路。

  然而,就是死城内也仅剩下百余人幸存下来,其余人全部被龙族轰杀的灰飞烟灭了。

  而这个时候,龙族的狂暴攻击,竟然从白骨地转向了死城,一道道神光轰在城墙之上,许多光束更是落在城内扩散开来。

  众人再次遭到了波及,这个时候城门附近数百名天兵与阴兵举起了他们手中的古矛与铁戈,纷纷向着天上的光束迎去。

  看似锈迹勃勃,破损不堪的古老兵器,迎上那些神光后竟然抵挡了大部分,那些神光并不能够伤害到这些天兵与阴兵

  不过这数百人也被震的脚步不稳,身体不断的晃动。

  “石人王的蜕变之地,果然不凡。”

  王腾眸子望来,洞悉了城池内涌动的妖异光芒,正是这股力量挡住了大部分的龙族术法攻击,不然恐怕这些天兵与阴兵那也难以承受龙族的大神通。

  “佛”

  一声悠悠佛号突然响起,给人以无尽悠远沧桑的感觉,城门楼上佛光冲天,漫天的光彩洒落而下,天兵与阴兵急忙避退,正是佛陀的**透发而出的。

  巨大的**在古城墙上不断的震颤,一股无形的音波像是骇浪在汹涌一般,竟然将众人推进了古城街道深处。

  而现场除却一真和尚以外,没有一个人能够呆在城门附近,就连那数百名天兵与阴兵也不得不挥动着古老的兵器,向着后方不断退去。

  “萧辰,历史的见证者。”

  王腾低语,眸子中照见了场中的一位青年

  正是长生界历史的见证者萧辰,此刻他正有些担忧的望着一真和尚

  雄健的躯体微微颤动,那是天碑玄法在运转

  与他不同,萧辰乃是在祖龙村长大的,在黄河干涸只是见到了那块天碑,从而走上了这条道路。

  在未来,萧辰也并未成长到此界至高,而是成为了长生界背后的守护者,一位历史的见证者,不曾让人们遗忘先祖的辉煌。

  这座死城内,便有着天碑玄法的后续

  “若我不曾感应错的话,这座死城,应当是一位迈步向王级的石人所化,也算是此界体系的独特之处。”

  王腾环顾周遭,心神微动,在长生界的修炼体系中,一旦修炼至祖神九重天的境界,就将面对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选择

  其一为石人路,王腾在域外见到的那一尊异界祖神便是这条道路的修行者

  这条道路就是肉身和神识寂灭化作石体,并以大法力在体外缔结出一方石城。

  以自身的生机孕养石城,而后石城再反哺人体,形成循环;臻至圆满之时便可化作石人王自城中脱离而出。

  这条道路的特点便是肉身强大,蜕变做了石体,强悍异常。

  在王腾看来却是与圣灵石人有些相像,只可惜玉皇吞噬了成仙路尚在蜕变,否则这条路说不得也能给他些启迪

  “或许,玉皇圣灵缔结出的圣城,能够化作一方小型仙域。”

  他微微思虑着,诸天万界太广阔了,有着太多奇异而强大的体系

  彼此之间交融碰撞,孕育出的道果难以想象。

  至于另一条路则被称作无上祖神,这条路蜕变的是神识,一旦圆满,一念便可改天换地,开辟万千世界。

  “单纯的肉身与神识强大并不稳妥,应当是石人蜕变之路与无上祖神之路并起,肉身神识齐头并进,才能触及另一层境界。”

  王腾在石城中漫步而过,一缕缕念头起伏

  但这般的难度也是极大,全面发展并非那般容易,否则也不会被分成两条道路来进行

  穿过重重街道,在沿途看到了不少宏大的殿宇,内里亦有邪灵在嘶吼

  但皆是被王腾体表逸散的星辉所震慑,不敢妄动

  一条条古老的街道交错不定,前方昏暗的小巷拐角处,一截裹尸布在随着阴风而猎猎作响,露出了大半截,透发着阵阵凶煞气息。

  噌!

  一缕刀芒乍现,凌厉非常,带着一股强大意志与精气迸射而出

  “是他,小李飞刀的传人王通!”

  “那被裹尸布缠着的邪灵又是什么来头?给我一种极其强大的感觉。”

  周遭修者们惊呼

  那竟是李寻欢一脉的飞刀传人,在这里遇到了劫难,被一头邪灵盯上了

  “吼!”

  那被裹尸布携着的邪灵眸光幽绿,如同鬼火一般摇曳着

  他探出了枯瘦的手臂,像是干尸一般沾染了斑斑血迹

  就那么一抓,便将刀芒碾碎了,拍向那飞刀传人

  周遭修者心头好似被魔音充斥了一般,难受的紧,无法抵挡这股威势,肌体都要碎裂了!

  “我要找的人,可不是你能动的。”

  焉地

  一道声音幽幽而来,却恍若皇鼎道钟震响大千

  层层白浪翻涌而起,碾碎虚空,化作道道波纹激荡十方

  像是一轮星辰在众人心头炸裂解体,可怕的震荡令他们自魔音中挣脱了出来

  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那一尊到来的身影

  片片星屑摇落,紫金长袍湛湛生辉,那个男子浓密黑发披肩

  有着一股超然凌天之感,像是不被束缚,执掌天命的存在,高高在上。

  只一瞬,那声浪荡起的波纹便轰然震响,连带着这片区域都晃动了起来

  那裹尸布内的邪灵连哼都没哼出一声便湮灭成了虚无,唯有一角裹尸布飘荡了下来,神异不显

  “燧人氏的裹尸布,却落到了一个邪灵的手上。”

  王腾摇摇头,单手一招

  那裹尸布便被接引而来,落到了他的掌心

  穴窍内缕缕神曦流淌,注入裹尸布中让他见到了诸多画面

  那是曾经惨烈大战的痕迹,就连强大的祖神也马革裹尸还,为这片土地在战斗

  “晚辈飞刀一脉王通,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若可自险地脱离,来日定有厚报。”

  数息后,那飞刀传人王通也平复了心绪

  神色恭敬的上前行了大礼

  “飞刀一脉,你的祖师便是李寻欢吧。”

  王腾淡淡的开口

  李家天人托付的事情便是寻找他的后人李寻欢

  曾在域外战场刀碎虚空来到长生界,却莫名失去的音讯,而今却是见到了本该死在邪灵与柳暮手上的飞刀传人王通。

  “正如前辈所言,晚辈正是如今飞刀一脉行走世间的传人。”

  王通神色微微一滞,莫非这位法力通天的前辈还与飞刀一脉有所瓜葛不成?

  当年李寻欢刀碎虚空而来,威势无双,初入此界便以惊世飞刀抹杀了一位神祇

  他曾令几个时代的修者都为之惊恐,极其强大。

  “那便好。”

  王腾微微颔首,看来李寻欢的确是飞升到了此界

  也许途中也到达过其他的世界,留下了足迹,才让萧辰知晓了他的名讳

  他缓缓转过身子,悠然走向城池中心

  飞刀传人王通连忙跟上,看这位前辈的态度而言,似乎并不敌视他飞刀一脉

  相来应当是故友一类,在这危急的环境里,堪称是救命稻草,需得谨慎。

  在城池中心的广场内,有一面巨大的石碑屹立在中央,足足有百丈之高

  与此同时,幸存下来的那些修士也陆陆续续来到了这片广场中,他们是仅存的精英,实力与运气不够的早已陨落在了途中

  而原本充斥在城池中的阴兵阴将们却对他们视而不见,只是漫无目的的在道路上前行,只有遇到阻挡之时才会出手

  王通跟随在后,好似也被一层朦胧的星辉所笼罩,一些强大邪灵即使见到了他也远远避开,似乎对他体外的力量极其恐惧

  更令他震撼,难以想象,那位着紫金长袍的前辈修为究竟强大到了怎样的地步

  “也许比寻欢祖师还要强大!”

  这个念头突兀的在他心头涌起,难以去除,至少,在王通看来,寻欢祖师远远达不到王腾的层次,那股自然而然的高渺感,如同天主在俯瞰茫茫苍生

  嗡嗡!

  这一刻,那那耸立在广场中央的巨大石碑忽然爆发出冲天的神芒,撕裂了昏暗的苍穹

  铺天盖地的血雨都被震散了,一股浩瀚如汪洋般的波动,骤然在神碑上喷薄而出

  场中的不少人竟是无法承受这般气机,皆尽拜倒在了地上,腿部骨骼都传出了嘎吱响

  “那是天碑?!”

  萧辰神色一变,那上百米高的巨大石碑所透发出来的神光在刹那间全部敛去,显露出他最为熟悉的气机

  “天碑玄法的后续,便在此了。”

  广场中央,王腾神色淡然,负手立在了古碑前

  那股浩瀚无垠的威压好似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一般,连一点波纹都未曾溅起

  在他的注视下,这面天碑分化出了数道碑影,巨大无比,布满了整片天穹

  不过仔细看去,只有其中中心的那一面石碑是真实的,其他都只是近乎真实的幻影,一同立在了此处

  “他是谁,为何会这般强大?能够无视神碑逸散的力量吗?”

  萧辰心中一跳,那尊身着紫金长袍的身影英武伟岸,像是能冲塞人的心灵

  一眼,便难以忘却

  且,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波动,那道身影的气机给他一股淡淡的熟悉感

  像是曾经见到过一般。

  “是他,先前在城门外出手的强者!”

  诸多修者皆是震撼,有人想起了王腾的身份,曾在死城外大杀四方,连天穹都崩毁了

  先前无一人能靠近那些石碑,在几面古碑的周遭都有一股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在弥漫,足以压垮天地

  几位修士曾想靠近,却被直接崩裂成了血泥,就此消弭,令他们惊惧,皆是退到了广场的外围。

  而今,这位强者现身,竟是直接驻足在了碑前,无疑令人震撼

  这代表着极为强大的实力,深不可测!

  “前辈的实力果然恐怖,这块古碑能令前辈驻足,必然也是超凡逆天之物;可惜不是我能触及的。”

  王通心神微动,知晓自己几斤几两,并未观看那面石碑,而是将眸光转向了广场周遭的护栏石碑上

  在其上,刻有一些古老的修炼图解,虽然都是残缺难明的,但是对于他们还是一场难得的际遇,所有人都在仔细的搜索,寻找对自己有用的图解。

  萧辰亦是迈步动身,在其中有所得。

  而后,死城外的龙族齐声咆哮,施展出了一则强绝的龙族咒语

  刺目的光芒如十曰耀空,撕裂了黑暗的天空,将天上的魔云生生震散了,阳光在刹那间洒落而下。

  洒落下的阳光与死城透发出的冲天妖异光芒相遇在一起,轰鸣不断,像是水火不容一般,发出阵阵天雷般的爆炸声响。

  “几面天碑,都能被洞悉了。”

  王腾神色一动,眸光内有宇宙万道在轮转,一幅幅画面倒映在他的眸子中,有股特殊的韵味

  几道碑影转动着围在一起,将广场最中心地带的一口黑井困在了当中。

  且,巨大的神碑以及周围的几道碑影在血色阳光的照射下,正面已经能够被人清晰的观看到了,所有碑体上都有刻有字迹,玄妙非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